欢迎访问湖南新闻网  今天是 2024年04月25日 星期四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应届生年薪超200万!神秘基金刷新量化圈薪酬纪录!

2023年毫无疑问是海内外量化大厂的“大年”。

这不,一家被称为“华尔街神秘交易机构”的对冲基金,引来了无数当地的猎头关注。

原因竟然是,它们为工作经验“一张白纸”的应届毕业生,开出了“天价薪酬”——231万元的年薪,做一名工程师。

这个薪酬刷新了海外量化大厂新人的年薪纪录!

这家神秘的机构究竟是谁?

打破应届生薪酬“上限”

海外消息显示:一家名为简街资本的量化机构,日前开出招聘天价:应届毕业生身份的软件工程师可获得32.5万美元年薪。

这意味着,一位入门级的新人在量化大厂,可以在简街资本拿到231万元人民币的年薪,折合月薪接近20万元人民币。

海外猎头人士的评论是:上述年薪数字,刷新了量化圈应届生身份的工程师年薪的“上限”。

“不拘一格”招人才

简街资本在其官网贴出上述应届生职位的招聘公告,语言十分“开放”。

诸如:

我们不期望你拥有函数式编程、金融或任何其他特定领域的背景;

我们更感兴趣的是你如何思考和学习,而不是你目前所知道的;

热爱技术;

谦虚、敢于提问和承认错误等。

全市“一色儿”的大水词。

显然,即便薪酬打对折,一个对冲基金业不会仅凭这些条件招聘。

但这一定意味着,它们的招聘条件比其他家要更具“灵活性”。

双重“身份”

资事堂了解到:简街资本(Jane Street)成立于2000年,旗下有超过2000位员工。

该机构有两个“身份”(主业),一个是自营型对冲基金,另外一个是全球大型做市商。

所谓自营型对冲基金,就是专注于使用自有资金的自营投资,投资策略和交易的灵活性更高。

但做市商则指给交易市场的买卖双方提供报价的业务。简街资本的做市商业务,涉及ETF、股票、期权、商品现货、期货、债券、外汇等多资产做市业务,特别是在全球ETF市场流动性上扮演关键角色。

此前市场还曝出:简街资本曾“介入”中国内地市场的黄金ETF和利率债ETF的交易。

“争议”定位

值得一提的是,简街资本的定位,与另一家华尔街巨头城堡(Citadel)面临的争议非常相似。

二者均具有对冲投资、做市商的业务,二者业务都有着微妙的“利益关系”,引人猜测,惹人争论。

但同时,这家机构在华尔街一直以“低调+慷慨”的待遇著称。

早在2020年,市场就传出简街资本给实习交易员开出1.45万美元/月的实习工资,还能获得500美元/周的津贴。

这么一算,实习身份就能在对冲巨头拿到人民币超10万元的月薪。怪不得,中国国内一些量化大厂,近几年拼命提升实习生待遇,真可谓“有迹可循”。

业内平均薪酬几何?

一家招聘平台最新显示:美国对冲基金的软件工程师平均薪酬为16.5万美元/年,最高年薪可触及22.5万美元。


(如上图)这份统计显示:应届生身份的工程师职位起薪为15万美元/年,而22.5万美元/年的薪酬对应着资深级别的员工。

量化机构中,软件工程师(或者叫开发人员)具体做什么的呢?

据悉,量化工程师是专门从事设计、开发和实施旨在解决复杂金融问题的算法和数学或统计模型的专业人士。比如:他们参与公司底层交易平台、回测平台、风控平台、数据库的开发、完善与维护。

为何如此之高?

具体到一家顶尖对冲基金,工程师职位身价究竟“值”多少钱呢?


以Two Sigma为例,最新数据显示其软件工程师平均年薪为17.5万美元,最高可达27.5万美元,均比全美行业平均年薪要高。

从上图可以看出:无论是量化研究员,还是软件工程师,双方的年薪水平不相上下。

中国一家百亿级量化大厂人士对资事堂指出:量化研究员和软件工程师二者之间,其职位重要性并无孰高孰低,二者对代码能力的要求均很高,前者通过人工智能、数理统计、和其他量化技术从金融数据中寻找具有预测性的信号,后者更偏落地执行层面。

也就是说,上述机构对薪酬有较高标价是可以理解的,但高达现在的水平,还是很引人侧目。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湖南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