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湖南新闻网  今天是 2024年06月25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 首页 > 军事

泽连斯基:若不损失人员 乌克兰准备长期战斗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泽连斯基

当地时间27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不损失人员,乌克兰准备长期战斗。

此外,泽连斯基在采访中透露,他已要求最高拉达制定相关法律,规定在战争期间的腐败行为等同于叛国。

泽连斯基还称,不希望人们认为他把持权力不放,他希望选举能够正常举行。另据乌克兰国家通讯社27日报道,泽连斯基表示,只有所有公民,包括军人和境内外流离失所者都能行使投票权,战时状态下的乌克兰才有可能举行选举。还应确保前线投票站的资金和外国观察员的存在。

延伸阅读:

泽连斯基认了,成千上万的地雷让乌军反攻艰难,西方正失去耐心

8月24日,环球网披露了这么一则消息:当地时间8月23日,泽连斯基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段视频讲话,在讲话中,泽连斯基承认了乌军正经历一场非常艰难的反攻,成千上万的地雷让乌军龟速前进。泽连斯基在描述这些乌军的反攻时甚至还用了这么几个字来描述:一点一点。

由此可见,乌军的反攻确实很慢,而且还非常艰难。其中泽连斯基特别提到的雷区是一个让乌军感到最头疼的一个挑战。



泽连斯基认了:反攻很艰难

乌军的反攻从6月初开始到现在已经持续了两个多月,但从成果而言,仅仅收复了几个村庄,然后就一直僵在那里。事实上,在乌军反攻之前,外界都普遍预测,这次乌克兰的反攻将是一个非常艰难的挑战,因为俄军也做了充足的准备,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苏洛维金防线。

反攻先机已逝,乌克兰现在面临一场艰难反攻

这条坚固的防线是由苏洛维金担任俄军总指挥时所修建的,主要就是为了防御乌军未来可能的反攻。但值得注意的是,从理论上讲,在战场上,尤其是沿着交战区修建防线是非常困难的,这就好比是在对方的眼皮子底下修建防御工事。但很奇怪的是,俄军在修筑这道防线时,乌军竟然没有任何的动静,从去年俄军从赫尔松东岸地区撤离后,俄乌两国的地面战事基本上都集中到了巴赫穆特,估计外界看到这一点会很奇怪,为何乌军在俄军修筑防线之前没有发动进攻呢?

其实乌克兰也有自己的苦衷,这里面主要有两点原因:其一,乌克兰兵力不足。其实乌军在战场上的消耗也非常严重,所以乌克兰一直都招募新兵,送到国外由西方训练。但这中间至少存在一个过程,而且随着巴赫穆特战事的不断持续,乌克兰不断向巴赫穆特填人,这根本就谈不上反攻。



巴赫穆特曾消耗了乌军不少兵力

其二,反攻可是一个大工程,乌克兰自然要好好地准备,尤其在军备上要求更高。所以从年初开始,西方陆续向乌克兰提供坦克,但西方的坦克交付、培训、熟练使用都是一个耗时间的过程,如此一来,时间也就耽误了。

当乌军开启反攻时,其实先机已逝,俄军凭借苏洛维金防线外加制空权阻挡住了一波又一波的进攻。尤其是第一道防线——雷区给乌军构成了非常大的挑战。

雷区给乌军构成严峻挑战

地雷阵虽然并非新型防御战术,但它却是一种很有效的防御战术,布雷车可以快速布雷,而所布的雷还非常隐秘,一旦乌军士兵和军车贸然进入雷区,那结果可是非常惨重的。所以乌克兰现在遇到最头疼的事就是雷区,如果想要打开缺口的话,就必须想办法排雷。



乌军最头疼的是雷区

不过在俄军的炮火下排雷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所以乌军的攻势也就僵在了这里,正如泽连斯基所说,乌军只能一点一点地前进,而且还是试探性地前进。

美国《纽约时报》曾经披露道:美国对乌军的战术很不满,他们希望乌军不应该把兵力分散,而是应该把兵力集中到南部,做决定性突破。这句话说起来容易,但要做起来实在太难了。这里面有两个难点。

其一,如果乌军把所有的兵力都集中到南部,这很容易给乌克兰国内留下一种放弃东部的印象,如此一来,那政治影响可就大了;其二,就算乌克兰把兵力集中到南部,就一定能够取得突破成功吗?南部的扎波罗热附近有雷区防线,最南部的赫尔松有第聂伯河横穿,即使乌军侥幸渡过第聂伯河,那它的补给线应该如何保障呢?这又回到之前俄军所面临的困境。

西方正逐渐失去耐心

所以乌军面临一场很艰难的反攻。不过对于这场艰难的反攻,西方显得没有耐心了。美国官员希望乌军能够集中突破就是希望乌军有进展,尽快结束冲突。根据路透社的报道,现在欧盟国家的一些领导人正在对乌军反攻能否顺利,能否收复全部失地表达质疑。



反攻很艰难

事实上,看到乌军进展缓慢,西方国家质疑很正常,因为乌军每一天所打的消耗可都是自己的钱和军备,俄乌冲突一天不结束,自己就得持续向乌克兰输血。但有一点值得注意,谁的钱也不是从天上掉的。所以现在西方迫切希望看到冲突结束的希望。

如果乌军持续一点一点地推进,甚至没有任何进展,估计西方要质疑了:自己的援助还要持续多久。所以未来西方态度是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变化。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湖南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要收藏
0个赞
转发到:
腾讯云秒杀
阿里云服务器